网站标志
商品搜索
新闻检索
中药古籍中的烟草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4-02-27 16:50:5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除了蔬菜水果之外,烟草恐怕是人类应用最广泛的植物了,但它在中国的应用比较晚,大概明朝才传入中国,对于这种神奇的植物,我们的中药-本草学当然不会不加以注意,以下就是《本草拾遗》对烟草的记录,摘录于此,供大家参考:(文内括号中为本人评注,不是古人的话)

沈云将食物会纂∶烟以闽产者佳,燕产者次,石门产者为下。春时栽植,夏时开花,土人除 一二本听其开花收种外,余皆摘去顶穗,不使开花,并去叶间旁枝,使之聚力于叶,则叶浓味美,秋日取叶,用竹帘夹缚曝干,去叶上粗筋,用火酒喷制。切叶细如发,每十六两为一封,贸易天下,其名不一,有真建假建之分。盖露头黄二黄之别,近日北方制烟,不切成丝,将原晒烟片,揉成一块,如普洱茶砖茶一般。用时揉碎作末,入烟袋中贮用。顶上数叶,名曰盖露,味最美。此后之叶递下,味降序。

相传海外有鬼国,彼俗人病将死,即舁置深山中。昔有国王女病革,弃去之,昏愦中闻芬馥之气,见卧傍有草,乃就而嗅之,便觉遍体清凉,霍然而起,奔入宫中,人以为异,因得是草,故一名返魂烟。

(估计这位公主应该是因病暂时昏迷,遇到芳香开窍的烟草自然清醒)

方氏物理小识∶烟草明万历末年有携至漳泉者,马氏造之,曰淡肉果。渐传至九边,皆含长管而火点吞之,有醉仆者。崇祯时严禁之,不止,其本似春不老,而叶大于菜,曝干以火酒炒之,曰金丝烟。可以祛湿发散,久服则肺焦。诸药多不效,其症令人忽吐黄水而死。粤志∶粤中有仁草,一曰八角草,一曰金丝烟。治验亦多,其性辛散,食其气令人醉。一曰烟酒,其种得之大西洋,一名淡巴菰,相思草(物理小识,淡巴。姑或呼担不归)。闽产者佳。近出江西射洪永丰者亦佳。制成烟有生熟二种;熟者性烈,损人尤甚。凡患咳嗽喉痈一切诸毒肺病皆忌之。近兰州出一种烟名曰水烟,以水注筒吸之。令烟从水过,云绝火毒,然烟味亦减。

张良宇云∶水烟出兰州五泉地种者佳,食其气能解瘴消臌,宽中化积,去寒癖,但不宜多食。其制法以砒夹香油炒成,故不能无毒也,近日粤中潮州出一种潮烟;其性更烈。姚旅露书云∶吕宋国有草名淡巴菰,一名金丝醺。烟气从管中入喉,能令人醉,亦辟瘴气,捣汁可毒头虱。(此草之名很明显是tobacco的音译,吕宋国就是今天菲律宾的吕宋岛,是吕宋烟的产地)

延绥镇志∶烟草其苗挺生如葵,叶光泽,形如红蓼,不相对,高数尺,三伏中开花色黄,八月采阴干,用酒洗切成丝。而各省之有名者;崇德烟、黄县烟、曲沃烟、美原烟。惟日本之倭丝为佳。百草镜∶烟∶一名相思草,叶如菘菜,浓狭而尖,秋月起茎,高者六尺,花如小瓶,淡红色、产福建者良。用叶以伏月采者佳,生顶上者,嫩而有力,色嫩黄,名盖露烟。


烟品之多,至今极盛。在内地则福建漳州有石马烟,色黑,又名黑老虎。系油炒而成,性最猛烈,多食则令人吐黄水。浙
常山有面烟。性疏利,消痰如神,凡老人五更咳嗽吐痰者,食之,嗽渐止,痰亦消。江西有射洪烟,性情肃导气。湖广有衡烟,性平和,活血杀虫,可已虚劳。山东有济宁烟;气如兰馨,性亦克利。甘肃兰州有水烟;可以醒酒。近日粤东有潮烟,出潮州,每服不过米粒大,性最烈,消食下气如神,然体弱者忌。

长州张璐玉本经逢原云∶烟草之火,方书不录,惟朝鲜志见之,始自闽人吸以祛瘴,向后北方借以辟寒,今则遍行寰宇,岂知毒草之气,熏灼脏腑,游行经络,能无壮火散气之虑乎。近日目科内障丸中,间有用之获效者,取其辛温散冷积之翳也。不可与冰片同吸,以火济火,多发烟毒。不可以藤点吸,恐其有蛇虺之毒也。吸烟之后,慎不得饮火酒,能引火气熏灼脏腑也。又久受烟毒而肺胃不清者,以砂糖汤解之。

兰上徐沁 着烟诫,载有祛烟虫方云∶杜湘民说凡人食烟 则腹中生虫,状类蝇,两翅鼓动,即思烟以沐之,故终日食不暇给,久之虫日盛,而脏腑败,疾大作,不可救药。常有临革吃烟而始瞑者,哀哉!其方用生豆腐四两,戳数孔,黑砂糖二两,加腐上,置饭甑中蒸之,使腐与糖融化,每思烟,辄进数匙,只三日后,其虫尽下,闻烟气则呕不欲食矣。(恐怖啊,害怕的朋友不妨照方抓药,试试看能不能戒掉,或是打下虫来:))

汪东藩云∶近日有一种熟烟,闽人能制,其法以油炒烟片令黑,名黑老虎。又曰紫建,云食之香辣甘,一体而备三味,中其毒者,欲吐不得,须食北枣一二枚解之。凡烟种有山田之分,山种者味浓,田种者味薄,多草气。张景岳云∶烟草味辛气温,性微热,升也,阳也,烧烟吸之能醉人。用时惟吸一二口,若多吸之,令人醉倒。久而后苏,甚者以冷水一口解之即醒。若见烦闷,但用白糖解之即***。亦奇物也。吸时须开喉长吸咽下,令其直达下焦,其气上行则能温心肺,下行则温肝脾肾,服后能使通身温暖微汗,元阳陡壮。用以治表,善逐一切阴邪寒毒,山岚瘴气风湿,邪闭腠理,筋骨疼痛,诚顷刻取效之神剂。用以治里,善壮胃气,进饮食,祛寒滞阴浊,消臌胀宿食,止呕哕霍乱。除积聚诸虫,解郁结,止疼痛,行气停血瘀。举下陷后坠,通达三焦,立刻见效。

此物自古未闻,近自我明万历时,出于闽广之间,自后吴楚地土皆种植之,总不若闽中者,色微黄,质细,名为金丝烟者,力强气胜为优。求其习服之始,则向以征滇之役,师旅深入瘴地,无不染病,独一营***然无恙,问其故,则众皆服烟。由是遍传。今则西南一方,无分老幼朝夕不能间矣,予初得此物,亦甚疑,及习服数次,乃悉其*****用之捷。有如此者,因着性于此,然此物性属纯阳,善行善散,惟阴滞者用之如神。若阳盛气越,而多躁多火,及气虚气短而多汗者,皆不宜用。或疑其能顷刻醉人,性必有毒。盖其阳气强猛,人不能胜,故下咽即醉。既能散热,亦必耗气。然烟气易散,而人气随复,阳性留中,旋亦生气。此耗中有补,所以人多喜服,未见其损者,以此。(窃以为此段对烟之属性之认识极其精辟,不只是烟,人吃的任何食物都是这样,你能胜它,它才能为你所用,不能胜,就会害你)

敏按∶释氏书言人乃山川火土之气和合以生,故脾胃亦受火土之气以养。烟本火土之精,人喜吃烟者,病重即不食烟,以脾胃不受火土之气,故烟亦不受也。火土之气不特养阳,亦兼能生阳,所以妖鬼 ,多能吃烟。以无质吸无质,味之气也 。至干麂子闭土中多年,亦思得烟吸以融和其体。(开矿闭死穴中之人,久不为出,亦不死,凿矿者于山穴中遇之,呼为干麂子。见常中丞***宦游笔记)。(这段括号里的不是我的话,关于“干麂子”的记录在古籍中偶有,很神奇)

则知烟力之能走百络通坚邃可知矣,凡烟气吸出,悠扬于外,阴为鬼吸,人不见耳,故食烟之人多面黄不尽,耗肺而焦皮毛;亦因精气半为鬼吸也。友人张寿庄己酉与予同馆临***,每晨起,见其咳吐浓痰遍地,年余迄未愈,以为痰火老疾,非药石所能疗。一日忽不食烟,如是一月,晨亦不咳,终日亦无痰唾,精神顿健,且饮食倍增,啖饭如汤沃雪,食饱后少顷即易饥,予乃悟向之痰咳,悉烟之害也。耗肺损血。世多阴受其祸而不觉,因笔于此,以告知医者。

(不能胜烟之害也,身体不好的同志们,还是少吸不吸为好,养好了身体再说吧,反过来,能不能享受烟的美味,也是身体状态的一个晴雨表)

景岳所云∶特一偏之见,惟辟瘴却佳。

秋灯丛话∶予堂叔疾,延一医至,食毕茹烟,烟房大如升,容烟斤许,尽吸入腹,即瞑目不语,欹椅仰卧,而气息阒如。众大惊!其仆曰∶无虑也;顷且苏,俄唇动口翕,烟自口中喷腾而出,蓊然若云雾,数刻始息。乃欠伸而起,张目四顾,曰∶快哉。晚食复如之,询其仆曰∶家居朝夕餐烟二次,俱以斤为率,否则病,家人闻其言,惧而辞焉。其酷嗜之量,有如此者。辛温。(我确实见过吸烟不吐烟的人,全都吸收啦,但还比不上这位)

本草从新云∶治风寒湿痹,滞气停痰,山岚瘴雾,其气入口,不循经络,顷刻而周一身,令人通体俱快,然火气熏灼,耗血损年。药性考∶烟草味辛性温,开郁,烧吸解倦。罨伤止血,烟油有毒,杀虫最捷。诸虫咬伤,涂之病失。烟有毒,中其毒者,煎胡黄连合茶服之。 汪东藩医粤云∶烟毒以黑砂糖和井水服之。 延绥镇志云∶性热味辛,有毒。主寒湿胸膈痞满,益津止饥,多食伤气。 格致镜原云∶损容。
王桂舟云∶烟渣入目,如以他物洗之,愈洗愈疼,必盲后已。须用乱发或发缨缓缓揉之,即愈。 文堂集验云∶凡服至宝丹,须停烟茶酒饭一二时。按∶至宝丹即塘 痧药。
脚气∶同寿录∶脚气痛不可忍,以致口眼斜、手脚如搐,不省人事,昏迷如死。用黄建烟二斤,炒热,以坐桶盛入内,将脚解光,放入烟中出汗,少冷又炒热,隔日一熏,七次即 金疮止血∶良朋汇集∶以烟末敷之。

任何事物都是有利有弊,烟亦然。从古人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,古人的认识还是比较全面的。因为这种认识是一种朴素的知识经验积累,没有掺杂复杂的政治经济利益。反观今日,唉,不说了。
浏览 (1091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脚注信息
Copyright (C) 2009-2014 All Rights Reserved. 蓝焰专卖店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   沪ICP备01234567号
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 08:30 — 20:00 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:021-98765432 
联系地址:上海市某某路某大厦20楼B座2008室   邮政编码:210000